小鸣单车陷入押金风波 共享单车战争白热化 盈利能力尤为重要

来源:每日经济新闻2017-08-29所属栏目:最新资讯

随着广州、南京等多地叫停共享单车新车投放,前述摩拜单车相关人士认为,下一步,共享单车进入新赛道,精细化、智能化运营是重点,也是行业竞争的核心力量。胡宇沸也表示,共享单车竞争的下半场拼的是运营,拼的是整合和盈利能力。

月卡、免费骑、红包……五颜六色的共享单车在五花八门地降低骑行费用争抢用户的同时,“押金风波”却也隔三差五成为关注的焦点。

最近身陷风波的是小鸣单车。针对近日出现大量的押金难退的情况,小鸣单车CEO陈宇莹说是“技术问题”。她还表示,此次押金问题也与小鸣单车从一二线城市下沉三四五线城市后,一二线城市大量用户找不到车用申请退返押金形成的“挤兑”有关。至于外界对小鸣单车资金链的质疑,陈宇莹笑称“好着呢”,“事实上,今年7月小鸣单车刚获得了数亿元的B轮融资。”她说。

\

交易接口关闭导致押金难退

稍早之前,澎湃新闻报道小鸣单车近期押金难退,有用户在微博上称一两个月未收到押金退款。记者在小鸣单车官方微博上也看到,不少评论内容均与押金退返有关。而对于表示一直未能收到押金的用户,小鸣单车官微大多回复“私信您了,填写一下链接,给您带来不便深感抱歉”。

小鸣单车的押金为199元,在共享单车行业中,这一金额处于中间水平。

针对押金问题,此前小鸣单车曾回应称“是个例,是技术原因”。8月21日,小鸣单车CEO陈宇莹详细解释了这一技术原因的具体情况。

陈宇莹表示,此前,小鸣单车主要投放到一二线城市,而今年5月份起,小鸣单车开始将重心转移到三四五线城市,一二线城市不再做投放,并陆续将之前的投放转移。这样就导致了一二线城市的用户不容易找到车,进而申请退还押金;此外,由于在今年2月份以前,小鸣单车与第三方支付平台的接口有效期是3个月,过了3个月后与用户的交易接口就关闭了,退款是原路退回,它(第三方支付平台)把门给关上就进不去了。

陈宇莹说,“一开始主要投放一线城市时候的用户,很多都是2月份之前交了押金,而现在很多车转移到了三四线城市,这些用户找不到车了就申请退款,而他们的交易接口却已经超过了3个月,就造成了积压。”

上述情况目前都在通过财务转账等方式进行解决,陈宇莹进一步表示,事实上在今年2月份,小鸣单车就已经意识到了上述问题,进而与第三方支付平台将押金的交易接口时间延长到了一年,因此2月份以后注册的用户不存在上述押金难退的情况。

押金退还问题之外,陈宇莹同时确认,小鸣单车最初的创始团队已经全部离开。

小鸣单车成立于2016年9月,由原宅米联合创始人兼首席运营官金超慧创办,核心团队来自滴滴出行和Uber,智能硬件团队由有30多年自行车研发经验的自行车工程师组成。

陈宇莹透露,小鸣单车原来的创业团队在去年9、10月份就已全部离开,原因是去做其他项目了,今年1月份,陈宇莹正式接手小鸣单车出任CEO。而这中间的空档期是则是现任小鸣单车董事长邓永豪在负责。

陈宇莹此前也曾在公开信中坦承,目前的团队有不成熟之处。

她告诉记者,目前的团队基本是她去年1月来到小鸣单车后组建,而目前小鸣单车开发了一个C端的系统、电子围栏的系统以及智能锁,“我们的系统和其他共享单车相比会更多(复杂),所有的硬件和系统都是我们自己在开发,比起其他公司,我们的工作量是要更大一些”。

邓永豪是单车企业凯路仕(430759,OC)董事长,2016年10月,小鸣单车宣布由凯路仕董事长邓永豪领投,部分上市公司背景股东跟投的1亿元A轮融资,在此前的9月,小鸣单车公布了数千万元人民币的天使轮投资,投资方包括联创永宣冯涛和多位上市公司背景股东。

而针对网上对小鸣单车资金链的疑问,陈宇莹笑称“好着呢”,事实上,小鸣单车今年7月刚宣布,获得由联创永宣领投的B轮数亿元人民币融资。她同时也向记者表示,网上所称的去年的B轮融资是“没有发布过的”。


做电子围栏服务商也是一种可能

不难看出,本次押金风波与小鸣单车选择从一二线城市下沉到三四五线城市的“战略转移”有着密切关联,而下沉三四五线城市与小鸣单车力推的电子围栏技术有关。

陈宇莹表示,之前小鸣单车尝试在一二线城市推广电子围栏,但是发现很难做。因为电子围栏需要共享单车在同一套系统里工作,而目前行业大都还在粗放的以量取胜,“所以让大家都去做规范是很难的。”

事实上,一二线城市大量的共享单车投放已经引起了诸多问题。近期,包括上海、杭州等地都已发文,拟暂停新投放共享单车。陈宇莹表示,原先行业预计今年年底才会投满一二线城市,结果现在提前过饱和了。

对于陈宇莹和她力推的电子围栏来说,三四五线城市的用户教育成本要低得多。她介绍到,这些城市很多是共享单车的空白城市,用户反而习惯之前市政单车的有序停放,对于小鸣单车来说用户教育成本没有那么高。

她表示,目前小鸣单车主要在三四五线城市做新车投放+电子围栏,在一二线城市缩减到城乡接合处。今年6月,福建漳州龙海市成为全国第一个全城设电子围栏监控共享单车停放的城市(注:一期只进行针对整个市中心的监控),龙海全市范围内用电子围栏圈出了管制区、运营区、禁停区、禁行区等多个模块,市民在骑行共享单车时可在管制区内的停车位和运营区停车,而不能在管制区的非停车位、禁停区和运营区外停车上锁,也不能骑入禁行区。

陈宇莹对记者表示,用电子围栏的方式确定停车位,首先在密布程度上解决了用户找不到车的困难,其次是运营平台的调度和日常维修可以在停车位上进行。这样节约了平台的整体运营成本。

陈宇莹认为,有可能的话,未来也可能会专注的去做电子围栏,“因为共享单车的玩家已经够多了,但是做电子围栏系统的真正执行的只有我们,所以我们现在一个一个铺开来去建立样本,去验证我们的电子围栏是有效的”。不过她也坦承,目前来说这一想法还尚早,因为行业里大家还在厮杀着。



相关阅读:

摩拜ofo在我走?二三梯队共享单车逃离一二线城市

经过上半年的“厮杀”,共享单车的竞争形态有了新变化。

稍早之前,小鸣单车宣布了在经营战略上的重大调整。小鸣单车CEO陈宇莹表示,公司已经从一二线城市转移到三四五线城市寻找空间。实际上,小鸣单车下沉市场并非个例。记者了解到,在摩拜、ofo两大巨头的“狙击”下,不少处于二三梯队的共享单车品牌也正在主动放弃北上广深市场。

3vbike创始人巫盛华甚至向记者坦言,“凡是有巨头进入的地方,我们都不进入。”


部分品牌主动转移战场

“野蛮”扩张一年有余的共享单车走到了十字路口。

今年6月份,重庆本土共享单车“悟空单车”运营方重庆战国科技有限公司在其官方微博上宣布,从2017年6月起正式终止对“悟空单车”提供支持服务;南京本土共享单车企业町町单车近日被爆出负责人已失联;北京共享单车企业3Vbike也一度在今年6月份宣布停止运营。

除了少数品牌的退出,一些处于二三梯队的共享单车品牌也悄悄转移了战场。

据了解,小鸣单车今年5月份就已经停止在北上广等一二线城市的投放,下沉到三四线城市寻找生存空间。除了小鸣外,骑呗、优拜等品牌也在转移战场。

根据浙江在线报道,骑呗正在回收投放在杭州的10万辆“小绿车”,撤出杭州市场,谋求转型。骑呗是首个进入杭州的共享单车品牌,杭州一直是共享单车激战的主战场之一,国内9个共享单车品牌累计在杭州投放了将近40万辆单车。

优拜单车CEO余熠此前接受采访时公开表示,虽然优拜并未放弃对一二线城市的布局,但当下在竞争激烈的一线城市火拼,并不是百分之百的有意义,而且部分一线城市的单车容量已经出现了饱和。优拜准备拓展三线城市及海外市场。

记者还注意到,共享单车品牌Hellobike近期也宣布了加码景区共享单车细分市场,希望通过差异化站稳市场。

此前专注三线城市的3vbike今年6月份由于单车大量被盗宣布停运,2个月后,3Vbike宣布“复活”,公司已经拿到1000万元融资。“复活”之后的3vbike进一步退到五六线城市,声称未来打算以加盟制模式运作。

“我们避开竞争,不跟他们竞争。凡是有巨头进入的地方,我们都不进入。”3vbike创始人巫盛华告诉记者。

“目前停留在一二线城市的中小共享单车品牌已经没有空间了。他们要是不转型就会消亡。如果只固守在一二线城市,只能等待消亡。”巫盛华如是表示。

摩拜单车相关人士也告诉记者,“当前北上广深的共享单车数量已达供需平衡。”

据上海市自行车行业协会统计,如果将国内各大共享单车平台公报数据相加,全国共享单车投放总量已接近1500万辆,其中,摩拜和ofo两个头部玩家占比近八成。


共享单车竞争进入中场阶段

8月22日,小蓝单车副总裁胡宇沸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在他看来,共享单车“野蛮扩张”的上半场已经结束,目前正在进入中场竞争。

“一些末尾的企业现在确实是日子也不好过,资金会比较紧张一些。这个也正常,因为末尾的一些玩家当时加入这个战场可能整体没有特别差异化的点。所以当一些头部的玩家进来,他们整个的业务就不会特别好。”胡宇沸表示。

共享单车基本上行业格局稳定,胡宇沸说,头部两名玩家确实跑得比较快,他们获得融资的额度也比较大。

值得注意的是,在一些中小品牌主动转移战场的同时,摩拜、ofo等巨头却在集中精力扩展海外市场。

摩拜单车方面告诉记者,目前摩拜单车已经进入新加坡、曼彻斯特、伦敦、佛罗伦萨、米兰等海外城市。截至目前,摩拜单车在全球160多个城市投放超过700万辆智能共享单车。ofo也已经在英国、美国、马来西亚等7个国家投放了“小黄车”。

“现在(共享单车行业)新的融资很大一部分是用于拓展海外,整体是这样一个方向。整个的战场是向外移,国内和海外两个方向都在发力。”胡宇沸表示。

随着广州、南京等多地叫停共享单车新车投放,前述摩拜单车相关人士认为,下一步,共享单车进入新赛道,精细化、智能化运营是重点,也是行业竞争的核心力量。胡宇沸也表示,共享单车竞争的下半场拼的是运营,拼的是整合和盈利能力。

 

标签:共享单车

版权申明:本网站内容均为本站原创文章或网友转载,涉及版权问题请联系管理员删除,转载亦请申明来源.

订阅更新:您可以通过邮件订阅/RSS订阅我们的内容更新

上一篇:饿了么收购百度外卖 三国杀变二人转 O2O领域的又一次较量
下一篇:知乎内测想法 形式类似微博 广告明显增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