映客估值下降 卖身成为闹剧 直播行业衰落开始

来源:凤凰科技2017-08-29所属栏目:言论专栏

当然,即使真的是风口来了,直播平台也还是在刀尖上跳舞。映客还是坚持想将自己卖出去,这一次的对象是腾讯,双方谈了两轮,价格没谈拢:腾讯认为映客的真实数据撑不起自身的估值,双方的心理预期价格相距太大。最后腾讯放弃收购映客。

在确定卖身宣亚之后,映客的员工心里就应该清楚,清洗是迟早的事情。

双方的业务有重合的地方,收购映客对于宣亚来说也是不小的支出。虽然还没有具体的细节,即使映客估值下降,宣亚也没那么多现金控股映客。

\宣亚合并了映客

“996”的工作制度在互联网公司并不鲜见。但多数互联网公司是在创立初期会实行这样的制度,等公司相对成熟之后,就恢复正常工作时间。但映客现在宣布执行996的工作制度,怎么说都很奇怪——虽然官方打出了二次创业的名头。

一名来自映客的员工对凤凰科技表示,卖都卖了,哪来的二次创业,这其实就是想逼人走,就像之前的17173卖身一样。这名员工还表示,虽然通知说只有三个月的“996”期限,但是合同上的双休说改就改,员工权益得不到保障。

映客卖身已经成为了一场闹剧,创始人可以套现离场,那些追随梦想和风口的员工,就成为风停之后摔在地上的猪。

宣亚的收购已经是映客为了卖身的“三顾茅庐”,这茅庐还有三家。在谈到映客卖身裁员这件事上,一位接近投资圈的人士就表示,这不是映客第一次想卖,2015年映客就想把自己卖给猎豹移动,只不过当时傅盛不屑一顾;2016年直播的风口到来,傅盛肠子都悔青了。

当然,即使真的是风口来了,直播平台也还是在刀尖上跳舞。映客还是坚持想将自己卖出去,这一次的对象是腾讯,双方谈了两轮,价格没谈拢:腾讯认为映客的真实数据撑不起自身的估值,双方的心理预期价格相距太大。最后腾讯放弃收购映客。

\直播考虑转型其实是正确的选择

其间有一件事说来也很蹊跷,昆仑万维在2016年9月21日晚间发布公告,以2.1亿元的价格出售映客3%的股权。仅仅8个月之前,昆仑万维以6800万元的价格获得映客17%的股权。也就是说,8个月的时间映客的估值涨了17倍,即便是在高速发展的移动互联网行业,这样的估值上涨也难免引起人们的怀疑以及对泡沫的担忧。

各种缘由暂且无法深究,单就映客卖身闹剧的背后,或许对于现下挣扎的直播平台来说,是一个启发。

直播其实没有什么技术壁垒,傅盛当年就以一句“老子30万元就能弄出一个直播app”来拒绝了映客卖身的要求。运营才是直播平台的差异化所在,包括对网红和用户的运营,最近流出的一份火山小视频的拉新报价表,天佑的入驻价格达到了2000万。头部内容稀缺,价格堪比带宽费用。

\

火山小视频的拉新价格表

但是直播平台很难看到盈利。品牌广告对于“屌丝经济”为主的主播平台并不感冒,网红的广告收益根本不跟平台分成,刷礼物的分成是直播平台收入的主要来源,但是即使斗鱼将分成比例改成了“55开”,依然难敌重运营、吸引内容、带宽的支出,每个月都亏损成为目前直播平台的常态。

根据《2017年中国网络视频直播行业趋势报告》,2016年10月是用户在直播平台的使用总时长的至高点,随后下滑到2016年初的水平,月人均使用时长由峰值的203分钟下降到182分钟。用户追随内容的趋势非常明显,很少有高粘性用户。在天鸽互动的CEO傅政君看来,直播这个市场并没有那么大,最多也就是个银矿。

映客卖身已成事实,挣扎中的全民、战旗和龙珠等平台不妨考虑走映客的路;斗鱼、陌陌和花椒背靠BAT巨头、社交或者明星资源的投入,暂且高枕无忧,但是如果不能实现持续的自我造血,并且在短视频风起的当下考虑转型,和短视频结合,直播这个摊子只会越来越小。

我在想,映客的员工们一定很后悔,在风口强劲的时候为了梦想来到映客,现在却成为弃子。我突然想到一位朋友说的话:别跟我谈理想,我的理想就是钱。这句话在浮躁的创业年代,很多场合都很适用。

标签:直播

版权申明:本网站内容均为本站原创文章或网友转载,涉及版权问题请联系管理员删除,转载亦请申明来源.

订阅更新:您可以通过邮件订阅/RSS订阅我们的内容更新

上一篇:比特币勒索病毒蔓延全球 微软为何要炮轰美国国安局
下一篇:共享单车跨平台立规矩 黑名单机制挑战违规乱象